V.Planck

Summer Summer in Italy

*短短的,仿cmbyn
*他们只是他们,ooc属于我
*原创,雷同纯属巧合
――――
意大利的夏天是甜蜜的。

蓝到极致的天,暖暖的风,柔软的草地。

我还是回到了这里,多惬意。

我已不再年轻,干涸的双眼内流不出剔透的泪水,皮肤枯竭萎缩成一道道沟壑。一大把白花花的胡子被我内心充满童趣的小孩子扎成了一把,还带了一个小小的蝴蝶结。

我扶着拐杖,小心翼翼地走进我曾经住过的房子。前面跑来一个少年,凌乱的棕色头发,滑稽的眼镜和镜片下绿得让人讨厌的眼睛。

噢,哈利波特。

哈利住在我家旁边的一栋外观漂亮的房子里,父亲詹姆斯是大学教授,父子两都戴着那个滑稽的圆眼镜,像是家族遗传。母亲莉莉是家庭主妇,哈利那双绿眼睛就来自她。

少年跑在我跟前,大大的笑容堆在他脸上,兴奋地对我说:“你回来了!”

“是啊,我回来了,绿眼睛。”

我回来的第一周,镇上就来了一个青年。我从镇上姑娘们的嘴巴里知道了他一些信息,例如他是被詹姆斯请来帮助他做学术研究的,例如青年他非常富有,还有一头亮眼的金发,刚到镇上就抓住了所有姑娘的心。

好吧,金发且富有的混蛋,虽然我没见过他。

但是毕竟我住在哈利家旁边,完全见不到就像夏天的桃子不会熟一样不可能。

见到他是在哈利家的小型聚餐上。姑娘们的形容没错,亮眼的金发。穿衣品味一定出自有钱的家里,我认得阿玛尼。不过他的确有做混蛋的资本:蓝灰色的眼睛棱角分明的脸庞和精致的五官,还有漂亮的喉结骨节分明的双手以及纤长的双腿。

让我这个老年人都有些嫉妒。

哈利好像并不喜欢他,我看的出,这个平常有礼貌的少年在递胡椒粉给那个青年时显得不悦,匆匆吃完饭就走进屋子里。

“德拉科,哈利他……”莉莉解释着。

“没关系,我不介意。”青年回她。

哦,他叫德拉科。

屋子里传来钢琴声,是哈利,哈利弹琴一直不错。德拉科沉声说,“我吃完了。”然后也走进屋子里。

琴声突然停了,我借着非常好的位置,从窗子外看到里面的哈利和德拉科在争吵。当然是为音乐,我猜测。

突然天暗了一点,有些吹风,七十多年的生活经验告诉我可能要下雨了。所以我赶紧和波特一家告别,并且感谢他们的招待。

果然,这几天一直都在下雨。每当莉莉将烤好的巧克力蛋糕送到我家门口给我吃时,总免不了抱怨德拉科和哈利每天都吵架,她甚至给我模仿了几段,我还不知道德拉科那张完美的嘴唇里还可以喷出那么刻薄的词汇。

突然有一天放晴了,太阳很大,我才感觉这才是我熟悉的意大利。我又听到波特家的琴声,不是哈利平常弹的风格。这让我心里的好奇猫跃跃欲试,尖锐的爪子抓着我的心房。

我走出门,悄悄地从窗子里看到平常坐在座椅的哈利此时站在钢琴旁,而操纵那些黑白键的,是德拉科。

他们之间会因为这件事而变得不太一样了,我敢说。

这几天莉莉过来时,抱怨少了很多,苦涩的巧克力蛋糕也换成了甜甜的草莓蛋糕。我得感谢年轻时呵护得很好的牙,不然我一定会甜到牙疼。

钓鱼也应该算一钟老年人的活动。当我来到池塘边时,远远就看见哈利和德拉科坐在那边,他们看上去不像在吵架,反而像在友好的交谈,他们没看见我。

我今天运气不错,当粉红色的晚霞从地球的另一端将蓝色的天空赶到其他地方时,我的桶里面已经装满了鲜活的鱼。我转头看像哈利和德拉科,他们似乎停止了交谈,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,他们在亲吻。

我悄悄地走了,粉红色已经完全替代蓝色,铺满了整个天空。我猜那个吻一定很甜,就像莉莉的蛋糕一样。

他们似乎并不打算掩埋什么,镇上的人们出乎我的意料并没有对这两个年轻人有什么恶毒的话语,反而是不动声色的支持。

莉莉的蛋糕越来越甜,我觉得快有些受不了,我向她委婉的提过几回,当她终于意识到的时候,把草莓蛋糕换成了蔓越莓饼干。蔓越莓饼干也是甜的,但有些酸。

詹姆斯的学术研究快结束了,临行前,德拉科要求前往罗马进行学术报告,当做一个假期。

哈利跟着去了。

我相信他们会有一个完美的假日。

我越来越适应意大利的生活,莉莉的甜品也不再太苦或太甜。哈利回来那天,这个温暖的大男孩坐在副驾驶上哭,毫不压抑地放声大哭。莉莉开车着安慰着副驾驶上的伤心少年,我抱着长条面包刚好在路旁看到这一切。

夏天结束了。

秋天很快,像追逐夏天的步伐一样,匆匆过完。

冬天来了。意大利的雪景非常漂亮,鹅毛一样白绒绒的雪花落在地上,圣诞节前夕我被邀请到波特家一起度过圣诞节。

莉莉和詹姆斯在厨房,哈利跑过来帮我开门。我经过电话时,它刚好响起,哈利跑过来接电话。

我猜是德拉科,我从听筒里听见一点点声音。

“你还好吗?”
……
哈利只说了这一句,当他把电话挂断时,又红了眼眶。

“怎么了?”我问。

他没说话,跑到客厅,蹲在燃烧的壁炉旁,不像那个夏天结束时一样,只是蹲在那,肩膀颤抖着。莉莉走出来,看着她亲爱的孩子。火光映着他的影子,背着身的男孩不让我们看到他那双碧色的眼睛。

“他说他什么都不记得了。”

“哈利……”
“哈利……”
“哈利,哈利,哈利……”

哈利一遍一遍地喊着自己的名字,仿佛他心心念念的人就叫做哈利。他的声音里带着哭腔,藏着令人心疼的情绪。

门又响了,这次是我去开门的。

门前站着一个金发混蛋,让我难以置信。大雪落在他的头顶上,还有他那件价格不菲的衣服里。

哈利。

――――

评论(9)

热度(16)